公让我欲仙欲死河边|老汉在我身上耕耘

蔷薇转头,第一时间与彦四目相交,两人的表情一同从惊喜变为惊讶,最后则是失望。"你是……""你认错人了。"蔷薇立刻打断彦说话,拨开彦摸上自己肩膀的手欲转身离去,却没想彦又再次叫住她。"我好像不认识你,有什么事吗?""但我记得你,你是凉冰学姐的...

蔷薇转头,第一时间与彦四目相交,两人的表情一同从惊喜变为惊讶,最后则是失望。

"你是……"

"你认错人了。"

蔷薇立刻打断彦说话,拨开彦摸上自己肩膀的手欲转身离去,却没想彦又再次叫住她。

"我好像不认识你,有什么事吗?"

"但我记得你,你是凉冰学姐的……女儿?"

"我可不记得我有这个妈妈,小姐,请你不要帮人乱认亲。"蔷薇的语气很糟。

"呵,没关系,你不承认也好,是我认错人也好,但我还是想为那时的事情道歉,我跟学姐真的没有发生……"

"够了,我要去找我朋友,没空搭理你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

蔷薇努力忍住不发火,即刻转身离开。

"对不起,我这么无礼。虽然我搞不清楚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但你不觉得你很像她吗?从头发到眼神,你手上甚至还拿着她爱喝的那种红酒……"

到此,蔷薇忍无可忍。

"小姐,我提醒你,你的妻子今天就在旁边,别逼我在婚礼上打人。"

"对不起,我的错。"

彦感觉蔷薇是真的怒了,不再多说。蔷薇气得直发抖,是后来小伦发现她有异状,上前关心她,随后就让她去休息室休息一会儿,但没想到蔷薇一喝完那杯红酒就不小心睡着了,梦中还是反覆想起凉冰的样子,等到她再度清醒的时候,是被外头化妆舞会的音乐给吵醒的。

"蔷薇,你醒了?不好意思,这化妆舞会我没办法让他们关小声音。"

"无所谓。"

小伦敲敲门,发现蔷薇已经醒了,就给了她一个半脸面具,邀请她如果没有不舒服的话,可不可以一同去参加舞会。蔷薇犹豫了一下,最后会答应也许是为了醒酒,不过蔷薇说了不跳舞,就只想在一旁看大家开心,小伦笑着说没关系,只要蔷薇愿意去,他就很高兴了。

整场化妆舞会其实没什么特别的,还是一样欢乐,众人开开心心的说笑,一首歌曲接着一首,蔷薇坐在角落看着舞池中央的赵信跟炙心,心想他俩的腿不酸吗,听说已经从开场跳到现在了,应该超过一个小时了吧,蔷薇真心觉得佩服。

突然,全场的灯光暗了下来,镁光灯聚焦在舞台上的主持人,原来现在要进行一场游戏,要考验新郎是否可以在以下这首歌的时间内,在众多戴着面具的女子里面,找出新娘。蔷薇笑着,等着看赵信的表演,但这时忽然有一个穿黑西装戴面具的人走到蔷薇面前,伸出右手示意想邀请她。

"不好意思,我不跳舞,也不想跟陌生男人跳舞。"

"Waltz,MayIhavethepleasure?"

蔷薇瞬间眼睛一亮。

"显然你不是gentleman。"

"何以见得?"

"你的声音,是假的吧?"蔷薇笑道。

"是真是假并不重要,我只知道你一定是lady。"

"但我说了不跳舞,我看你有什么方法打动我。"

"杜小姐,那一朵白色蔷薇花,是我放错的,所以我希望这支舞能代表我的歉意。"

此话一出,蔷薇真的有点心动了,心想这人到底是谁,蔷薇决定一窥这个人的真实身份,所以也伸手放在对方的手上起身。然后一站起身,蔷薇立刻发现一些事。

"你没有我想像中的高,身材也不壮。"

"那是因为小姐你穿了高跟鞋,然后我很少上健身房,我读书比较多。"

"你若踩到我的脚,你就死定了。"蔷薇开玩笑。

"我若踩到小姐你的脚,我就掀开面具让你看看我的样子。"

"好,一言为定。"

蔷薇跟这位穿西装的人边说边走上舞池,不知为何,蔷薇跟这个人说话感到非常的轻松自在,而她也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此时,去旁边拿点心食物的小伦刚好回来,但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蔷薇离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