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业时父亲不断顶我_边上课边被调教小说

小阮俯身,温柔地由后一把搂住他,无肉的手指头,抚摸着他脸上一道道还在淌血的伤口。"不要怕,亲爱的,你有我呀,只有我永远不会背弃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爱你的心都不会变,无论再过多久都一样。""呕……救、救命!呕……"他吐到头晕,四肢不断抽...

小阮俯身,温柔地由后一把搂住他,无肉的手指头,抚摸着他脸上一道道还在淌血的伤口。

"不要怕,亲爱的,你有我呀,只有我永远不会背弃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爱你的心都不会变,无论再过多久都一样。"

"呕……救、救命!呕……"他吐到头晕,四肢不断抽搐。"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呕……我怎么……怎么会一直吐这些东西?"

"亲爱的,因为,你现在和我一样,都不是人了呀。"

"不是人那我是什么?"他顿了顿,回头望着,"和你一样,那不就是……"

小阮轻点头,脖子才晃了几下,头颅就像颗球似的弹向他胸前。

"啊啊啊啊啊啊!!!"他受惊过剧,狂叫声不能歇止。

"对呀,就是鬼。"小阮笑吟吟答道。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是鬼?我根本还没死啊!"

"吶,你看,"小阮泛着阴森光泽的手指头指向他吐了一地的脏器,"只有活人才需要这些,肠子、肝脏、胃、血液,这些废物,当鬼是不需要的。"

"别、别再说了,听了让人想、想吐……噢,不行了!呕……"康辛禾嘴才一打开,某样像炭一样焦黑的东西奋力喷了出来。

那黑漆漆的焦烂东西破了个大洞,乌黑的脏血如火山岩浆般喷涌……。

黏答答散发恶臭的血浆溅上康辛禾的脸,几乎快挡住他的视线。

成了女鬼的小阮,双手捧起他刚才吐出的秽物,举至面前,爱慕地把玩着。

"亲爱的,这是你的心,我以前就好想像这样贴近它看个仔细,看一看我明明这么的爱你,你却为什么总是践踏我的心?"

"太可怕了!这一切都太可怕了!"他惊恐地摀住嘴,怕自己不小心再吐出什么来。

"别怕,人死了,失去这些废物也不要紧,舍不得这颗心脏,是因为我实在太爱你了,亲爱的,把你的心送给我当礼物好不好?"

"救、救命!这不是真的!是作梦……一定是在作梦!"康辛禾撑起身子在地上爬,拼了命的想逃开这场恐怖的恶梦!

"咯咯咯咯咯咯,还不肯相信吗?"小阮口中发出凄厉的尖笑声,捧着康辛禾那颗焦黑的心脏,雀悦地翩翩然转圈跳舞。"想一想,人没有了这些器官,要怎么活下去?你都吐光了,却还好端端的在我面前,不觉得很奇怪?"

是很奇怪,这情况太不合常理了。

从出车祸以后直到现在,在他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太离奇。

难道,小阮说的是真的,他真的已经死了?现在的这个"他",早已不是人?

小阮依偎在他身旁,见骨的手指头一下又一下地搓揉他的头发。

"就算你曾践踏我纯真的感情,但我还是……还是一心一意只爱你。我最爱你了,从头到尾,我的爱都没有改变。咯咯咯,结婚以后,我们一定会很幸福的。"

"结……结婚?"

康辛禾惊抬起头,眼前的小阮,已不再是昔日他认识的那个乖巧柔顺的小阮了,她是鬼!变成了样貌阴森,情绪失控阴晴不定的可怕女鬼!

她的脸,也和她的背一样腐烂、发臭,她的头发披散着,彷佛正浸淫在水里般的肆意漂游。

"不要!我不要跟鬼结婚!我没死!我还活着!"他猛摇头,想叫醒自己。

"呜……"听了他的话,小阮摀着脸,悲伤地痛哭起来。"为什么你不爱我?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无情?连我消失了那么久也不闻不问?我是谁?我不是别的女人啊,我是那个为了爱你,宁愿背弃良心,一直帮你干着肮脏事的小阮哪!呜……你太狠心了!"

"小、小阮……"康辛禾脸色惨白,小阮的控诉,字字句句砸痛他。

"我做了好多肮脏事,我的手好脏,我的身体也好脏,最后连我的真心也变脏了!"小阮表情忽然变得狰狞,低头猛搓自己的手跟身体,一边搓,身上的烂肉又一片片掉下来,刚好,就落在康辛禾的手上。

"啊!哇啊!"

"嘘,亲爱的,别叫得那么大声,叫破喉咙也没人会听到的。今晚是我们结婚的大日子,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

"小阮!对不起,小阮,我错了!"康辛禾苦苦哀求,一瞬间,所有的往事全像幻灯片似的在脑海中一一上演。"一切都是我的错,请你……请你饶过我吧!"

当小阮还在他身边当助理的时候,总是温柔地对他付出一切她所能给的。他知道她暗恋着他,他知道她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

于是,他利用了小阮对他飞蛾扑火般的真心,一次又一次唆使她帮他诱骗那些想要进入演艺圈的无知女孩跟他上床,等玩弄过她们的身体以后,再让小阮替他收拾残局,封锁一切可能破坏他好男人形象的不利消息。

原来,他绯闻不沾身的完美形象,全是建构在小阮对他宠溺的爱恋底下。

"那一天,又为你解决掉一件“麻烦”,我心情很糟,跑回老家散散心,走到一所荒废的小学,学校废弃的游泳池里,全是台风天淤积的泥水跟水藻枯藤。我看见池子里有一朵白玫瑰,忽然想起你有天心血来潮,曾经送过我一束白玫瑰,那花儿让我快乐了好几天,所以……我忍不住想拣起那朵掉在泥沙池里的玫瑰花,一不小心跌了进去,就这样,好几天也没人发现我,一年两年过去了也没人发现……"

"对不起!是我误会了,我应该要联络你家人才对,我应该要找你的!"他懊恼不已,难怪最近身边会发生一连串的怪事。

没错,这全是小阮的暗示!现在仔细回想,每一件都是小阮发出的警告!

电梯里的怪声、温泉水里浮出来的鬼手、温柔先被鬼吓后来又被附身、连美发沙龙的艾琳洗头洗到一半也突然抽搐暴毙!

对了!还有恩瑛。

自从恩瑛住进他家之后,什么都开始变得不对劲,半夜梦游、没人打字却填满电脑萤幕的血红字迹……。

原来这全都是小阮满怀妒意的警告,警告任何与他接近的女人,也警告他不许再对别的女人动脑筋。

"我错了!都怪我不好,我不该、不该那样对你的……拜托你放了我,不要害我啊!小阮……"

小阮扑上前压住他,眼珠子里忽地窜出虫子,蠕动的虫子钻啊钻,钻出眼框掉落在康辛禾脸上,他惊惧地动也不敢动。

她睐向他,表情阴沉沉,嘴唇一扬曝露出牙龈,尖声叫嚷道:

"我怎么可能会害你?亲爱的!你怎么可以怀疑我对你的爱呢!"她扣住他的肩,失控地猛摇他。"就算再怎么嫉妒别的女人可以那么接近你,我还是忍了又忍,要不是这回你对那个女的动了心,我也不会这么生气这么怨恨,气到不顾一切也要把你给抢回来!为什么你喜欢她?为什么不肯跟我幸福的在一起?为什么?"

"对不起!我、我错了!"

"践踏我的感情还不够,你还继续摧残其他女人爱慕你的真心,那个温柔真傻,跟我当初一样可怜一样傻呀,还痴痴盼望着你总有一天会爱上她!咯咯咯咯!"

"小阮,你饶了我吧!我会每天为你烧纸钱,求求你不要再出现了!"他跪在小阮面前,双掌合十奋力对她膜拜,"求求你,求你放了我好不好!"

"亲爱的,不要这么低声下气的,这样子一点也不像你了。我是这么的爱你,就算你犯了再多不可原谅的错,我仍然深爱你,我只想,永远永远守在你身边。"

小阮低下身,将发紫变形的嘴唇凑上前,笑吟吟地想亲吻康辛禾。

"走开!好恐怖!你这可怕的女鬼!"他转身趴在地上,连滚带爬想逃开小阮的魔掌。"哇!走开!走开!走开!"

但,化作厉鬼的小阮哪肯再次松手放开他!她阴沉的脸一垮,眼、耳、鼻、唇瞬间冒出汹涌不绝的泥沙水,那恶水透着股腐臭味,她起身,腐烂的尸身漂荡着,追上了在地上爬行的康辛禾。

她嘴里不住的笑,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将他的身体转过来面对她。

"亲爱的,你这是在和我玩闹洞房的游戏吗?咯咯,真有趣,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不管做什么我都好开心。来玩啊!我们一起玩亲亲……"

过度的惊吓,已令康辛禾全身麻痹,失去痛觉,他连最后一点挣扎的力气都耗尽了。

"小……小阮……"他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的恐怖脸庞,在他面前不断放大,活像要一口吞掉他。

"咯咯咯,亲爱的,让我教你怎么当鬼。"

她用那双枯槁的手骨捧住他的脸,捉弄似的随便一扭,轻易就扯下了康辛禾一只耳朵,接着又沿着嘴巴的裂缝撕开他半张脸皮――――

"啊啊啊啊!!!!"

小阮的嘴唇靠在他另外一只耳边,他发现,一条黑色的长舌头在他脸旁舞动,黑舌头舔着他的脸,黏腻而温柔地爱抚着他……。

"乖,很好玩的唷。"

"不……不要!不……"康辛禾双眼瞪大,失去意识前,渐渐放大的瞳孔中看到那幅巨型沙龙照里的新郎,和他一样也正张大了嘴,睁大眼睛,惊魂未定地盯着前方。

好可怕!扭曲的表情就跟他此刻一模一样!

他感觉小阮的唇贴上他,她黑漆漆覆满泥沙的长舌头,深情缠绵地探入他嘴巴里,尽情地,刻骨铭心的滑进他身体。

这,就是她渴望追求的,刻骨铭心的爱情呀!

他被小阮紧紧拥抱着,她说过,她要永远和他在一起,要把他一辈子留在身边。

耳边再没有潮水般的怪声了,康辛禾身子忽地一沉,整个婚宴会场像地牛翻身似的慢慢卷进泥沙里。

小阮和她最心爱的男人,双双没入了混着脏水的泥沙当中。

泥沙堆了一层又一层,污浊的泥沙又被新土壤给掩盖住,土壤一下子就填满整座废弃泳池,转眼间,再也看不到刚刚才在那儿搭起的喜宴帐棚了。

大片的空地生出了美丽的花朵,荒废的小学校园早被并建成一座环保公园。

公园内经常可见一对对相爱的情侣携手同游,肩并肩漫步在花树迷宫中。

夜空中飘落着小雨,温柔的、深情的抚弄着土地上的粉色小花。

"嘻嘻,好幸福,真的好幸福喔……"

"恭喜呀!祝福你们永浴爱河!"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