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爆的巨细文|谢俞贺朝肉车试卷

"铃铃铃――――"响亮的电话声传遍整间房子。乔恩瑛眉头一舒,被铃声惊扰,这才悠悠转醒。她睁开眼,只觉浑身酸痛,头还有点晕眩,眼前的天花板像在旋转似,她发现自己躺在书房门口的地上。"铃铃铃――――铃铃铃――――"她爬起身,手握门把正准备打开书...

"铃铃铃――――"响亮的电话声传遍整间房子。

乔恩瑛眉头一舒,被铃声惊扰,这才悠悠转醒。

她睁开眼,只觉浑身酸痛,头还有点晕眩,眼前的天花板像在旋转似,她发现自己躺在书房门口的地上。

"铃铃铃――――铃铃铃――――"

她爬起身,手握门把正准备打开书房门,蓦地,某些画面快速闪入她脑海!

慢点!她为什么会在地板上躺了一晚?是累到不知不觉睡着?还是跌倒昏了过去?或者是……被什么吓晕了?

她扬起手轻揉着太阳穴,昨晚的惊骇记忆,终于一点一滴回来了。

乔恩瑛想起昨晚自己刚梳洗完毕,正准备回房打包行李,经过康辛禾房门前,忽然听到房里传来玻璃被砸碎的巨响,她因为担心,所以才敲了房门。

但应声开门的康辛禾,却像变了一个人,对着她满口酒后疯语,不但抓住她不肯放手,更企图对她做出恶心逾矩的非礼行为。昨晚他对她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举动,都让她觉得自己被侵犯、被骚扰。

想起这些,她旋转门把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康老师还在门外吗?他记不记得自己昨天喝醉酒以后,在她面前的粗鄙丑态?他昨天晚上讲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吗?怎么办?开了门以后该如何面对他?

乔恩瑛单耳贴门,侧耳聆听书房外面的动静。墙上的钟已经下午5点多,接近傍晚了,没想到她这一昏迷就昏睡了这么久!

搁在床头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她上前接起手机。

因为总算接通,对方担忧的口吻,才悄悄松了一口气。"喔!总算接了!我找你找了一整天,按拨号键的手都快断掉了啦!"

"大赖?你为什么在找我?"她疑惑问道。

"现在是什么情形?恩瑛,你忘记跟我约了要去帮你载行李吗?"

"啊,对哦!"她发出惊叹,真的差点忘了。

"那我现在过去,康导在吗?干脆等我过去大家一起出去吃晚饭好了。"

一提起康辛禾,乔恩瑛变得吞吞吐吐。"他在哪?我、我不知道……"

此时,恩瑛身后莫名其妙响起一记轻响,她认得出,那是她电脑收到新电子邮件时设定的收信音。

乔恩瑛手上仍握着手机,回过头,那台关机阖上盖面的笔记型电脑里,正兀自发出邮件收取中的提示音阶。

"等等,"她对手机中正在和她讲话的大赖说,迈开步子走向她的电脑。"我的笔记电脑好像怪怪的,还没开机它却自己在收信!"

"嗄?什么?"大赖脑中一片哗然,猛地想到那片古怪光碟和恩瑛之前三更半夜完成的几集剧本。如果没记错的话,在恩瑛身上发生的那些不可思议怪事,好像都跟她那台笔记型电脑有关!"你别乱动,不要打开电脑,等我过去――――"

手机那头大赖火速骑上他的野狼125,一发动引擎就飞奔而出!

但,来不及了,乔恩瑛已抢先一步推开电脑萤幕的盖面。

她的手根本没有移动滑鼠或碰到任何一颗键盘,萤幕却自行跳至收信夹,开启一封未署名、标题叫作"囍"的新邮件。

那是一张样式精美的电子喜帖!

乔恩瑛直觉眼前这张喜帖很眼熟,似曾相识像曾在哪儿看过?

因为喜帖的设计实在太特别,淡雅的粉红色版面,边缘彩绘了一朵朵同色系的玫瑰,当中放上新人的写真沙龙。

只见新郎背对着镜头,坐在华丽复古的西式宫廷椅中,而穿着白纱礼服的新娘娇媚地倚坐在新郎的大腿上,戴着蕾丝手套的双臂温柔地圈上新郎的肩颈,她直视镜头,催人心魂勾着笑……。

那抹笑,娇艳的恍若像在示威。

"喂?恩瑛?你还有在听吗?喂?喂喂喂?"大赖飞快飙驰,不时还担忧地猛对蓝芽耳机上的发话区连连询问。

乔恩瑛听见他的呼唤,但除了呼吸,她的嘴居然惊讶地讲不出半句话。

她怀疑自己或许是眼花了,惊讶地瞪大双眼,怔怔望着电脑萤幕上的妩媚新娘,就在刚才不过几秒钟以前,她觉得,喜帖沙龙照上原本静止不动的新娘,好像朝她眨了眨眼睛,媚笑的唇角更牵动了几下!

没错!她没有眼花,应该也不是昨晚被吓到崩溃发疯了,此刻她千真万确看见并听见电脑里的新娘正对着她开口吟唱,每一句尾音都像跳针拖长了节拍:

"我是爱你的,我爱你到底,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任凭自己幻想一切关于我和你……"

"妈呀!恩瑛!你那边那是什么声音?"连大赖也听见了,他震惊大喊。

萤幕中,满含情意的新娘摆动腰枝,圈起的双臂波浪似的随歌声舞动。

"是……是歌声,"乔恩瑛看得入神,握住手机的手甚至忘记发抖,但她知道,自己应该要害怕才对呀,这情景一点也不诗情画意,怎么看都很惊悚!"我的电脑里面,一张喜帖中的新娘正在唱歌!"

"关掉!关掉!赶快关掉!"他歇斯底里吼道。

被大赖这么拼了命的狂吼,乔恩瑛回过神,伸手直接按住电源想强迫关机。

"你是爱我的,你爱我到底,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深深去爱你,深深去爱你……"

"怎么样?关掉没?"

恩瑛的手指没离开电源键,但整台笔记型电脑却不受她控制。

"关不掉,她就是一直在唱。"转瞬之间,她双眼变得空洞,木然答道。

"可恶!"大赖气得想骂人,催起油门,车速飙得更猛。

忽然,话筒里传来恩瑛低着嗓子,用吓人的假音随电脑一块儿吟唱起――――

"你是爱我的,你爱我到底,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深深去爱你,深深去爱你……深深去爱你……深深去爱你……深深去爱你……"

"嘿!乔恩瑛,你怎么了?别恍神啊!"大赖急得冷汗直冒,慌乱中,灵机一动,病急乱投医的学起那位啤酒肚大师,朝手机那头斥喝道:"靠!大胆恶鬼!还不快给我速速退下!退!退!退!"

"咯咯咯,大赖,你到底在气什么?"手机一方,乔恩瑛的唇开合着在讲话。但声音……却不是她的!

"咦?是小阮吗!?"

"总算有人想起我了,还以为你连老朋友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呢。"

他作梦也没想到,失联多年的老同事,居然会像变魔术似的出现在手机那端!他跟小阮以前的交情不错,谁有难又被上面的盯,总会像兄妹一般相挺,就连小阮从前偷偷暗恋康导的事,也只向他一个人吐过苦水。

"小、小阮,恩瑛呢?你为什么拿恩瑛的手机?你怎么会在康导家里?"

乔恩瑛回眸,笑吟吟地瞅着电脑萤幕里的新娘。那新娘的脸,随着不断重复的歌声正慢慢的在改变!

新娘子小阮原本媚笑动人的五官,逐渐扭曲变形,一张脸在萤幕中一会儿被挤压一会儿又被拉长,活似快溶掉的橡胶假脸。

半溶的脸庞不断塌陷,一只眼睛瘫垂在鼻子上,眼球上的神经随时都可能断裂,另一眼则凹下去变成血水窟窿;半只耳朵溶在半开的嘴巴里,立刻被吞了进去。

"嘻,我想你们,就来了。"

"恩瑛呢?乔恩瑛那丫头现在怎样了?"

一串令人听来刺耳尖锐的笑声从恩瑛口中传入手机当中。"咯咯咯咯,我知道我知道,你也喜欢她,看在咱们老朋友的面子上,她没事。"

"我不放心,让她跟我讲句话。"

"现在可能有点困难喔,我们正在玩女人与女人之间的联谊游戏。"乔恩瑛扬起另一只手,自顾自的玩起指甲,用力一抠,食指上一截小小的指甲便被抝断,她啪的一声大力掩上手机滑盖,断讯了。

那头的大赖还在扯破喉咙乱吼,"喂?小阮?小阮?恩瑛?恩瑛?"

乔恩瑛的手机重重摔在笔记型电脑上,敲打着键盘。

而身体被灵异力量控制住的乔恩瑛忽地一倒,僵硬的身躯瞬间扑跪下去,手臂扯住了连接电脑的电源线,整台笔记型电脑跟她一块摔落在地板上。

在合上眼帘,失去意识之前,乔恩瑛的唇缓缓蠕动,发出小阮那恍若被禁锢在深邃幽冥中的凄冷低呢:"是啊,我是很嫉妒呀,是,我更羡慕,那个人喜欢你……"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