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韵诱人的岳 小嫩妇下面好紧好爽

就跟乔恩瑛先前和他提过的一样,第二天早晨醒来,她根本完全不记得前一天夜里自己曾经发生过的事。大赖担心她看了录影内容会吓到崩溃,连他昨晚都吓得差点想先溜了,更何况是身为"当事者"的乔恩瑛看了以后会有何恐怖联想呢?他口风很紧,始终没告诉她昨天夜...

就跟乔恩瑛先前和他提过的一样,第二天早晨醒来,她根本完全不记得前一天夜里自己曾经发生过的事。

大赖担心她看了录影内容会吓到崩溃,连他昨晚都吓得差点想先溜了,更何况是身为"当事者"的乔恩瑛看了以后会有何恐怖联想呢?

他口风很紧,始终没告诉她昨天夜里从床上爬起来后,曾在浴室照着镜子边哼歌边梳头,也省略了她像个幽灵似的蹲在藤椅边瞪视着他。

只含糊其词随便唬弄她说,昨晚架在房里的摄影机因为电源线松了,结果一整晚根本什么都没录到,不过,他半夜醒来经过她房间门口,听到她的确是在敲打鉴盘写剧本。

"真的吗?我真的半夜有爬起来写?"乔恩瑛满脸疲倦,一点印象也没有。

"对啊,我敲门叫你别熬夜了,你还没好气的叫我去睡觉别管你咧!"大赖眼神闪烁,不擅说谎的他搔搔头发,七拼八凑讲出满口鬼话。

"怎么会这样?"她低头,拿起今早醒来在电脑桌上发现到已列印好的剧本,不敢置信地盯着剧本里的内容。"这真是我写的剧本!?为什么我完全不记得昨晚有写这些东西?"

大赖坐在自个儿的位置上,把头缩回半人高的屏风玻璃里,趁乔恩瑛认真在看剧本时偷偷观察她的表情。

她看起来真的不像在说谎,好像真的一点也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他一会儿侧脸偷瞧她的反应,一会儿又低头装忙整理分镜图。

而大赖这一切反常的举止,也当然没逃过正从剪接室走出来的康辛禾,他那双敏锐的导演慧眼。

大赖的确怪怪的,平日专心工作,责任感超强的他,今天居然这么心不在焉!这样一点也不像大赖的作为,他从来就不是个会为了私事担误到工作的人。

"大赖,你今天很忙喔?小心别闪到脖子了。"康辛禾经过大赖的办公桌前,故意停下来,靠在他面前的那扇屏风玻璃前嘱咐道。

大赖吃了一惊,慌慌张张抬起头。"呃?啊?康导你说什么?"

康辛禾抿唇浅笑,敲了了屏风玻璃暗示,"我担心你一心多用,万一脖子扭伤了,等会儿还得送你去中医那儿整骨呢!"他压低音量,眸子里散发出淡淡的警告意味告诫大赖:"当心唷,办公室恋情通常都没几个有好下场的。"

大赖这才大梦初醒,搞懂康导拐弯抹角的暗示,他皱着眉,抱头嚷嚷着:"喔,拜托,康导!你想到哪去了啦!我没那么闲好不好!"

看起来粗线条的大赖被糗得满脸通红,不巧,又刚好看见乔恩瑛正从位子上起身,准备走向他们,他的脸这下子更是比猴子的屁股还红。

"康老师,"恩瑛踱向康辛禾,拿出了那叠完成的剧本。"我有样东西想请你过目,看一看有没有问题。"

康辛禾接过剧本走回他自己的工作桌,先迅速翻了翻,检查一下集数范围,在发觉恩瑛拿给他的是他先前交代过的第22到25集,蓦地惊讶抬头回看她。

"这么快就写好了,远远超过我定给你的期限了嘛!"

"我也……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忽然写得这么快。"她具实回答他。

康辛禾开始逐页认真看了起来,边看还不忘回应她:"其实,有很多创作者的创意都是被这样激发出来的,越是觉得不可能,就越是个挑战。"

虽然具老师和大赖都对她抱以肯定,但恩瑛心里还是有种惶惑不安的感觉。她甚至到现在还不太敢相信,剧本中的那些情节是她创造出来的。

望着印列纸上一行又一行流畅的叙述,一幕又一幕连她都深受感动的对戏,恩瑛实在不敢相信她居然克服了自己最害怕的难关,像作梦似的真的写出了能感动人心的感情戏。那些片段,不但深刻细腻,连她自己连看了几遍都一样被感动。

既然这对她而言是件多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一觉醒来却完全不记得了?

"嗯,恩瑛,写得真的不错……"连康辛禾也看得投入,看来她真的很努力想要好好表现,她这第一次的工作成果验收早已超过了他的预期。

乔恩瑛静静地站在一旁,低着头,用眼角余光偷觑康辛禾的反应,非常在意他的评语,她脸上期待的神情像在等待放榜一样。

边看剧本的同时,康辛禾感觉的到乔恩瑛那一脸专注盯着他瞧的神情。

忽然间,他心头突然涌上一股很特别的感触,如此专注的眼神,和这般热切等待他回应的情绪……以前似乎也曾经在他面前出现过。

那相同的感觉是在哪里发生过的呢?这种感觉就像灵光一现的短暂,一时之间康辛禾想不起来。

他合上剧本,朝恩瑛露出赞许的笑容。"恭喜啰!你的第一关顺利通过了。"

"老师,是真的吗?"乔恩瑛睁大眼睛,也笑了,浅浅的梨窝藏着光彩。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