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被多人LJ的辣文 每天都得光着屁股撅着挨打

一女被多人LJ的辣文,每天都得光着屁股撅着挨打。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怎么也要不够她(肉)全文。已经进入到整部剧的剧情后半段,佘月在经过章少博的告白之后,并没有真的就接受他的一切,反而是等章国祥上门提亲,这门亲事最后能不能成,还要看佘家...

一女被多人LJ的辣文,每天都得光着屁股撅着挨打。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怎么也要不够她(肉)全文。

已经进入到整部剧的剧情后半段,佘月在经过章少博的告白之后,并没有真的就接受他的一切,反而是等章国祥上门提亲,这门亲事最后能不能成,还要看佘家长辈定夺。

对于这门婚事似乎逐渐有了眉目,章少博心灰意冷,决定去找兄长谈,然而面对质问的时候,章国祥这样对他说:"当初介绍你认识佘小姐,不就是个机会而已?你自己不好好把握,又怎能怪到我头上来。"

"机会?"

"亲爱的弟弟,不论是什么事都是要经过竞争的。"章国祥说着,边从衣架上拿了一件最喜爱的大衣,他对着镜子上下检查自己的服装,"不管是事业,或是女人,都是一样的,很抱歉现在才在这里说这些,你心里应该很想──"

"是了,都是我太自以为。"章少博扯扯嘴角,此时竟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从小到大,他都彷佛活在梦里,直到现在。

他的手指慢慢陷入掌心肉里,眉头紧锁,听见章国祥说:"你啊,也别留恋于戏台上了!唱戏是一时的,今天还盛行着,明天说不准哪边人马不高兴了就把你扯下台,戏班能生存多久呢?再大的戏班还是有可能会倒,动荡不安的时刻也只能靠自己的家业过活啊……我这是在帮佘月小姐留安稳的后路,弟弟,你也得为自己想想了,戏曲这门技艺,能支撑着只是一时狂热的你走到多远呢?"

说完这番别有深意的话,章国祥的手重重拍在章少博的肩膀上。

一度沉默之后,章少博又说道:"那我只好尊重佘月的决定了。"

"可不是嘛,"对于弟弟的乖顺,章国祥有些意外,但还是压下多问的冲动,笑笑的说:"哎,不说了啊!我先出门了,晚点再聊。"

城市另外一头,客厅里,有无线电唱得哇啦响的歌声,与此同时,伍燕萱正站在楼梯口讲电话,那声音娇滴滴的,和无线电里的刺耳声音有几分相似,甚至更加震耳,她不时发出的笑声里带着撩拨的意味。

她在规划着名天的晚餐,邀请了几个同行朋友。

"我说了,你要作媒也找个好一点的对象罢……别说笑了,他能把前妻糟蹋成那样,"伍燕萱喝得有点醉了,连电话下挂着的厚重电话簿都扶不住,"喔……你说那位,章二少?最近失意的章二少呀……邀请他来当然好,只是我未必邀得动哪……这样吧!你帮帮我,如果、如果真的成了,有赏,呵呵。"

她难得喝得这么醉,全是因为稍早也被男人给甩了,不留情面的,在大雨中把她抛弃在街头,留她妆花了,留她浑身湿透。

隔天,晚餐聚会上,大家议论纷纷的对象真的出现了,章少博出现在伍公馆。

伍燕萱梳妆整理了一番,加上亲切可人的笑容,称职的扮演了主人的脚色,至少没有露出昨晚的疲态与狼狈,见到章少博时,她心头微动,咽了咽口水,眼前清俊超凡的男人,面上的微笑浅而得宜,但是好像谁也不打算亲近一样,直到遇见了几个熟人才漾开好看的笑容,他身上有成熟男人才有的交际手段,也有孩子一样的天真浪漫,是伍燕萱心中,合适的对象。

"又见面了,章先生。"

伍燕萱穿着浅黄色的软缎旗袍,珍珠耳环闪闪发亮,她梳了一头精致的发型,卷发在方正的下巴往外微微翘起,露出的一截肥白的手臂和红色绣花形成刺眼的对比。

还有一股香水味,有点廉价。

章少博对她点头微笑,"谢谢你的邀请。"

"哪里的话呀。"伍燕萱也笑了,那笑有点儿用力,彷佛谁在膈肢她,弄得她一笑就花枝乱颤。

章少博一走之后,伍燕萱就暗自恼怒──刚才因为紧张简直搞砸了一切,第一次真正的搭上话,怎能这样就毁了?

但是怎么也没想到,透过朋友的戏弄与安排,两个人会在之后阴错阳差的同房。

灯光昏暗之下,章少博跌跌撞撞的,被几个友人"搀扶"进一间卧房里,其中一人笑着说:"嗳哟,真是差点都抓不住了……你小心点罢,进去好好休息,别又乱砸东西!"

伍燕萱惊住了,瞪圆了双眼,没想到几个猪朋狗友会出这种主意,明明只说要约个机会私下见面的,正要骂人,几个人就脚底抹油,跑掉了。

章少博倒在床上,闷闷哼了一声,看样子是不胜酒力。

在他们闹哄哄扛人进来之前,伍燕萱还紧张的对着镜子涂口红,涂了再涂,镜子都起了点雾,才勉强停下修茸妆容。

"章先生?"她把镜子盖在桌上后,小心翼翼起身的问。

"佘月……"他喃喃。

伍燕萱心头一冷,听到这个名字,打从骨里都是凉的。

"哎,唱一首给我听……"章少博又说道,一只手指绕着圈子,好像有什么在他头上飞。

伍燕萱愣住了,"要、要唱啥?"

"唱风筝……误[SW1]。"

"风筝误?"那是昆剧,伍燕萱并不擅长,也不知道怎么唱,就随口哼了一段别的给他听,现在这样子颇有她伺候着一个醉客,怕惊动他,于是连哼唱都是极为小声的。

"近一点儿……"章少博闭着眼,皱眉,"听不清……"

"卡!"导演喊道。

接下来是重头戏了,傅宁安拧眉从床边坐直,不太想看沈书琦,让助理拿了水来,自己闷闷地喝。

前几天收到剧本之后,孟骁告诉他,小四那边一直在抱怨这种操作──下一是床戏,是伍燕萱和章少博的。

这样的安排,无疑是要让伍燕萱的重要性大幅提升,让她在剧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能跟佘月抗衡,而不是沦为单恋且什么都没有的配角。

编剧写出来的剧情有点牵强,这部分,傅宁安也亲自向剧组反映过,然而没有下文,编剧也避着他,好像铁了心就是要这样演下去,不管会不会被网民骂惨。

头痛。

[SW1]《风筝误》写风流才子韩琦仲和纨绔子弟戚友先因放风筝而误人情场的故事──资料来自百度百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