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的岳抖动高潮 出差和岳梅开二度

日的岳抖动高潮,出差和岳梅开二度。厨房掀起岳裙子从后面进去农村顶住岳的肥臀。那阵子,秦轩真心想问自己招谁惹谁。火灾那日他为了劝退庄瑞哲的追求,临时起意趁李明荣去接他时顺势介绍了双方的身分。好不容易让最麻烦的庄瑞哲辞职了,结果事后向李明荣坦白...

日的岳抖动高潮,出差和岳梅开二度。厨房掀起岳裙子从后面进去农村顶住岳的肥臀。

那阵子,秦轩真心想问自己招谁惹谁。

火灾那日他为了劝退庄瑞哲的追求,临时起意趁李明荣去接他时顺势介绍了双方的身分。好不容易让最麻烦的庄瑞哲辞职了,结果事后向李明荣坦白时反而无端被安了道逞强耍帅想劈腿的罪名。

原本不说没事,说了之后李明荣反倒开始一条条细问,从秦轩和庄瑞哲怎么认识怎么分手怎么重逢怎么开始变同事都问了个遍。

过往情史这种事,和现任当聊天可以,被当罪状审问时那感觉糟到秦轩完全不想再提,便简短带过:"反正刚在一起时明荣就听过小庄这个人,那时候我也向他坦白过我的遗憾,经历了那次分手,我才开始认真考虑让我姐和我的私生活划清界线。所以我找你讨论婚姻,然后又透过你认识了明荣。"

"可能因为这个前提,让明荣一直觉得我对小庄怀念又放不下……但事实上根本没有。我原本想都没想过会和他重逢甚至复合。"

"嗯……"布鲁站在审判立场慢慢消化这个故事,然后问:"你说没有爱,那干嘛那么热心带他,还跑回火场救人?是我也觉得你逞强耍帅想劈腿。"

"我不排除这些做为多少有些维护前男友形象的成份……但主要还是冲动吧。"秦轩想了想当时的心境:"我对他是有愧疚的,那时候为了预防他追不到就由爱生恨做出什么危险事,我对他的亲近和示好都装作没看到、不接受也不拒绝。他也算是被我吊着留在公司一直没个了断,如果当时因为临时随我出个差却把命赔掉,我想我这辈子都很难活得心安。"

"反正大概就这样,我和明荣讲得更多更细他还是不信,虽然吵完几次都有和好,但隔阂就渐渐开始出现……""在那之后又拖了一年半。那阵子明荣把我所有男同事都身家调查完了,每次只是聊聊公司的事最后都会变成旁敲侧击的探听,搞得好像每个同事都有可能和我偷情--我实在不觉得这种交往有什么意思……"

秦轩从包里翻出他的淡烟点上:"说实话,我要是真的有心想劈腿至少还不算冤,但打从小庄离开后我一次也没连络过他,这要怎么证明?"

布鲁于是拍了拍秦轩的背:"这些话忍很久了?"

"我知道他也是你朋友。所以这些话,就今天讲一讲,之后不用提了。"

"好,我以后也不问了,那你真的都不想考虑再交一个?"

"我并没有抗拒再交新的男友,只是你一下塞过来太多条件好的对象,我反而渐渐开始觉得每个人都差不多,见几次面、聊天、过夜,打发时间,这样好像交不交都一样。"

这还怪我了?布鲁无言。

"为什么当初我和明荣不到一个月就成了?其实我回头再想也觉得不可思议。"秦轩抽了两口烟,笑了笑:"我这辈子唯一认真经营过的也就跟他那一段,但并不是真的合拍。李明荣他刚好出现在最正确的时间,那时我已经打算好好找个人谈场心安理得的恋爱。心态对了,环境也对了,这段感情顺利到毫无阻碍。"

在秦轩和布鲁协议结婚之前,他一点“找个人相伴终老”的想法都没有。他向来主张伪装成异性恋过普通人的生活,在学生时代与同性有过一些无疾而终的暧昧,出了社会后就只偶尔在酒吧和看对眼的人打野食。他情感孤独,但还可以忍受,直到认识庄瑞哲。

可能是终于在那段短暂的两情相悦中尝到了恋爱的甜头,秦轩和庄瑞哲分手后,开始认真思考如何保障下一次恋情别再为了他姐的阻挠而失败。

认识李明荣的时候,秦轩整个人都是迎接爱情的最佳状态。

他刚结了婚,完成了伪装异性恋最强大的保护伞。他的妻子是同性恋战友,而李明荣是战友介绍来的、安全又值得信任的恋爱对象,一切就是这么顺遂稳定。于是水到渠成,他们坐看云起,秦轩把他前三十年来不及或没机会付出的耐心温柔和疼爱都投入这段感情中。

"之后你介绍的人真的都不差,可是一个两个看过去,就渐渐没有那种冲动了。还好当初我没想太多就和明荣定了,若真照你说的多看看再挑选,我大概看到第三个就腻了吧……"

"我知道你真的都把条件好的介绍给我,我心里还是很感恩的。"

布鲁的表情似笑非笑:"不,我知道你还是会偷偷怪我把你当联谊暗桩……我保证只要你脱了单我就不拉你参加这种聚会。""你呢,会觉得每个对像都差不多,那就真的是没有特别看上眼的。这种事强求不来,那就继续多认识人吧……"

"嗡嗡嗡叽------"

"逼----"

突如其来的尖锐杂讯吓了两人一跳,只听见包厢里原本播着轻音乐的音响传来一阵魔音,接着是几声麦克风测试的喷气声,然后轻音乐被切掉,换成了轻中带沉的男中音人声。

"喂喂喂?麦克风测试。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哈啰?"

"嗨,各位朋友晚安,很荣幸有机会在这美好的景色中再度用歌声与大家见面。""晚间十点,先带来第一首点歌,送给曾经在工作、爱情或生活中迷失自己的朋友,Freeloop。"

秦轩的表情有点愣住。

"喔对了,这里好像固定礼拜几会有驻唱,大概都是在十点多到十一点吧。"布鲁解释:"外面是开放空间,音响比较不刺耳。你要出去听吗?"

"嗯,"秦轩扔下烟蒂起身:"我过去看看……"

站在世俗的角度来看,庄瑞哲身为乐手的演奏技巧其实不算高超,做为歌者的唱功也就中上,何况这也不是什么严谨的歌唱大赛,在这种夜景才是重点的休闲场合,现场气氛已经对了,那怎么选歌其实都错不到哪去。

音响中传出的和弦刷得随性,前奏也不算俐落。可能经典广告歌曲总有它的魅力吧,当那轻沉的嗓音唱起第一句歌词,露天座位上的人声便瞬间低了不少。

I'malittleusedtocallingoutsideyourname

IwontseeyoutonightsoIcankeepfromgoinginsane

ButIdon'tknowenough,Igetsomekindalazyday

Heyyeah

秦轩走出包厢,却发现走道上也到处是音响,他分辩不出音乐的来源,绕了几圈才找到驻唱表演处,是个搭在坡上的露天看台。

在暗蓝到接近铁灰色的夜空下,淡淡月光与整片台北盆地的霓虹光点中,他只看见一个朦胧的剪影。

那剪影背对着一切璀璨繁华,偶有柔风带起他的发丝轻扬。

秦轩是记得的,那歌声原是淡然悠婉,曾牵动他某个年纪的心,曾有某几个夜晚,在他脑海里萦绕不去。

I'vebeenfabulousthroughtofightmytownaname

I'llbestoopedtomorrowifIdon'tleaveasthemboththesame

ButIdontknowenough,Igetsomekindalazyday

Heyyeah

庄瑞哲还是那副事不关已的口吻,然而这首汽车广告的热播曲里却听出一丝豁然,不再尖锐自嘲,倒散发了些暖意和潇洒。

Causeit'shardformetolose

InmylifeI'vefoundonlytimewilltell

AndIwillfigureoutthatwecanbaby

Wecandoaonenightstand,yeah

由于逆着光,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但已经有一种记忆未经呼唤就从脑海中浮起,于是秦轩知道,那人此刻铁定是自信地扬着嘴角,轻松并写意地演奏他的人生。

秦轩忽然有种耳鸣的感觉。

他很确定晚餐时自己明明没喝酒,但莫名的节奏有如擂鼓响在耳边,愈走近愈清晰,走道边自拍闲谈的喧闹杂音都盖之不过。

然后,才发现,那声声闷响全是心跳。

Andit'shardformetoloseinmylife

I'vefoundoutsideyourskinrightnearthefire

Thatwecanbaby

Wecanchangeandfeelalright

于是霓虹满目,华灯为证。

暗影后那只朦胧拨奏的手,时而勾弄、时而挑动,撩的是无波已久的心弦。

……Thatwecanbaby

Wecanchangeandfeelalright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