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太大了含不下腐文 一天接了8个客人肿了

简琬希握着关垣恺的手机思忖了片刻,然后才推门进去。晚上,因为关垣恺喝了点酒,所以只好搭计程车返家,到家以后他先是嚷嚷着要叶祎良陪他洗澡才肯吃饭,最后在叶祎良莫可奈何下只好又洗了一次澡,临睡前关垣恺本想向他求欢,无奈被叶祎良以太频繁的借口推辞...

简琬希握着关垣恺的手机思忖了片刻,然后才推门进去。

晚上,因为关垣恺喝了点酒,所以只好搭计程车返家,到家以后他先是嚷嚷着要叶祎良陪他洗澡才肯吃饭,最后在叶祎良莫可奈何下只好又洗了一次澡,临睡前关垣恺本想向他求欢,无奈被叶祎良以太频繁的借口推辞了。

次日,章采薇在下班时接到了一听电话,对方并没有显示来电,起初她是不想接的,但对方却不厌其烦的拨了一通又一通,不堪其扰的章采薇最后只好接起。

"采薇,你终于肯接电话了。"通话里传出的是章采薇并不陌生的女声。

"你是…简总"她问道。

"是啊,你现在有空吗"简琬希反问。

"我这里没什么事情了…简总有事"章采薇颇为惊讶简琬希会拨电话给她。

"其实是有些事情想要问你…不晓得你方不方便"简琬希的声音很柔和,听起来是件大不了的事情。

"方便,简总请说。"章采薇回答。

"不如我们约在紫瞳吧毕竟这件事情还是要当面问你。"简琬希问。紫瞳是在天仑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嗯我知道了。"章采薇暗忖了须臾,但仍是丈二金刚不晓得对方有什么问题要找她。

半小时后章采薇如期的抵达了紫瞳,在推开门的霎那便看见简琬希正笑容满面的向自己挥手。

章采薇走了过去,坐下后她一脸狐疑的问道:"不晓得简总私底下找我有什么事情"

"其实也没什么…你先点杯咖啡吧,我们可以慢慢聊。"简琬希莞尔。

"好。"章采薇随后点了杯自己喜爱的咖啡。

"其实我这次找你出来是想问你垣恺的事情。"她也不拖泥的单刀直入。

"关总裁"章采薇更惊讶了。

"采薇,你在垣恺身边也待了好几年了吧.."简琬希轻轻且优雅的啜饮了口咖啡并且问道。

"是满久了,请问简总有什么问题想问"章采薇笑问。

"这一段时间…垣恺有…有心仪过任何一个女孩子吗"简琬希说出内心的疑问。

章采薇顿了顿,机灵的她大概思索出一点端倪了,不过她依然照实回答:"没有。"

"嗯…他在各方面都很优秀,以他的年纪也该找位女孩了。"简琬希表面上关心的说。

"也许是关总觉得目前事业比较重要,我在他的身边这一段日子来,对关总我只能用突飞猛进来形容。"章采薇逌尔一笑,顺手拨了下长发;她知道简琬希想从自己这旁敲侧击的问出什么,于是她只好以另一个方式回答。

"老实说…我觉得还有别的因素…"简琬希低声道。

"嗯"正在喝咖啡的章采薇抬起头来。

"你真的没有任何感觉吗"简琬希忽然有点着急的问。

"有什么感觉"她笑着说:"我只觉得关总是工作狂。"

"垣恺和叶祎良…"说到这里简琬希的眼神锐利了起来:"他们两个人似乎有些问题。"

闻言,章采薇只用了几秒来思考,随即回覆道:"他们感情是挺好的,相辅相成。"

"不…我认为没有这么单纯。"简琬希轻蹙眉头:"我反而觉得他们是…情侣。"

"简总别说笑了,这样一来谦亚的帅哥就绝种了。"章采薇故意这么说意图缓和气氛。

"我很认真,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一定要想办法…"简琬希咕哝。

"想什么办法"章采薇无所谓的说:"优秀的男人都是同性恋这件事情我也见怪不怪了,其实比起这个,我更希望关总能找到一位让他开心的人。"

"不…"简琬希想了想,突然开口道:"你一定早就知道些什么吧"

"…我是知道,但这并不影响我的薪水,所以我管不着。"章采薇实话实说。

"哼…"简琬希不屑的说:"我不晓得叶祎良是怎么勾搭上垣恺的,但我知道的是绝对不能让他们在一起。"

章采薇不语,她只是看着简琬希。

"我和垣恺已经认识这么久了,他不可能抛下我选择一个男人,我爱他,所以我不会让他这么做。"说着简琬希的面孔变的愤然,他说:"我不会让叶祎良如愿,垣恺是我的,他一个男人凭什么跟我抢"

其实在长期在国外的简琬希并不是没见过同性恋,他不能接受的是自己会输给一个男人。

"简总。"章采薇开口道:"夺走关垣恺的挚爱并不是爱他的表现。"

闻言,简琬希睁大了眼嗔道:"关你什么事情,我是为了他好。"

"的确不关我的事情,但我觉得你不应该去破坏别人的感情,这样只会伤关总的心。"

"破坏"简琬希露出了蛇蝎般的笑颜说道:"我就是要破坏他们的感情,凭什么我要把垣恺让给那个男人。"

"…你这样并不是爱她,简总,你不妨看看现在的你的表情,被妒忌占据心理的面孔,说实话,很丑陋。"章采薇毫不客气的批判。

"你说什么!"简琬希的音调高了几度,顿时引来了咖啡馆里不少的侧目;她不悦的说道:"我要怎么做轮不到你来教训我,区区一个助理别对我颐指气使的。"

"倘若我将今天的事情告知关总,我想你不只得不到他的爱,只会让他对你更反感吧"章采薇站了起来作势要离开。

看着章采薇走到收银台买单,简琬希拿出了手机拨了通电话并说道:"把她抓住。"

接着就在她离开咖啡馆的剎那,突然有两个男人冲了过来把章采薇架进一辆黑色的休旅车里。

"你们想干什么!"章采薇愠怒道:"你们知不知道这样不仅非法限制他人自由,更犯了掳人罪!"

"章小姐,我们只想请你到别宿去坐坐,并不会对你怎样。"坐在驾驶的男人转过头来说:"明天我就会放你离开。"语毕身旁的男人突然抽走了章采薇的手机并说:"不好意思,这几个小时你暂时不能对外联系。"

"搞什么,你们不能这样!!"章采薇大声喊道,但在隔音设备极好的车里,她的声音丝毫传不出去。

半夜两点,本来一脸满足抱着叶祎良的关垣恺突然接到一通电话。

"不好意思,请问您是关垣恺先生吗"来电显示是简琬希,不过传来的却是男人的声音。

"我是。"关垣恺回答,但为了不吵醒叶祎良,他只好蹑手蹑脚的走到客厅去。

"真是非常抱歉,我是枫华酒店的服务生,简小姐在这里醉倒了,但她怎么样都不肯离开…而且她嘴里不断念着你的名子,因此我们只好打电话给你。"

"让人送她回去,我可以给你地址。"关垣恺皱眉道。

"不行啊关先生,她在这里大喊大闹的,说如果你不来她就不走…您也行行好,我们也是要做生意的呀。"服务生为难的说。

"…"关垣恺不太高兴地看了眼手表,最后只能妥协道:"安抚她15分钟。"

"知道了,谢谢你啊关先生。"服务生感激的说。

就如关垣恺所说的,他只用了15分钟便抵达枫华酒店的门口,他一脸不耐的走了进去,果然看到正醉倒在吧台的简琬希。

"琬希…"关垣恺伸手去拍拍他,不料对方却一个俐落的趴在他身上:"恺阿…你终于来了,我等你等的好久。"

"为什么自己来这边喝酒"关垣恺蹙眉道。

"因为我心情不好呀…心情不好…"简琬希都起水润的唇畔,接着在关垣恺来不及反应下吻了他的脸颊。

"你…"关垣恺吃了一惊,他还没有看过简琬希这样的一面。

"恺阿…其实我好喜欢你…喜欢…"简琬希喃喃自语的说,随后又瘫软在关垣恺的怀里。

对于简琬希的酒后大告白,关垣恺并没有真的放在心上,他又拍了拍简琬希,见她没有反应后便准备将她背起,不料她又开始闹了。

"我不要走不要…还要喝…我想喝酒。"简琬希口齿不清的喊道,身体却是百般的无力。

"不准喝了,现在给我回去。"关垣恺严肃的说。

"我想喝嘛…"她转身瘫在吧台上:"再一杯…就好。"

"不行。"关垣恺抽走了他手上的杯子:"你想抱马桶就是了"

"不管啦…"说着简琬希又企图伸手去捞那杯酒。

"我跟你说不准。"终于关垣恺也按耐不住性子。

"那你喝掉…恺喝掉我就陪你回去。"简琬希咕哝道。

"我还要开车。"关垣恺不愿意。

"那我不走了…"眼见简琬希又开始想闹,关垣恺只好一不作二不休的喝下那杯酒,接着他对简琬希说:"可以了吧"

"嗯…垣恺你好棒…"简琬希笑了笑。

"那走吧。"关垣恺转过身准备要背起对方,却不料才刚转身就一阵晕眩。

"呜.."他努力想要维持清醒,但疲惫感却瞬间蔓延全身,很快的,关垣恺无力到连睁眼的力气都失去,终于倒了下来。

目睹一切的简琬希一下清醒了起来,他露出一抹笑容,接着他又拿出电话说道:"把他带上去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