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用裙子挡着做H 炕上被窝里呻吟喘气声

车上用裙子挡着做H,炕上被窝里呻吟喘气声。厨房掀起岳裙子从后面进去农村顶住岳的肥臀。虽然也可能是恶化成捷运上窥视的讨厌鬼。即使如此,我还是想多看她各种表情。与其说是好奇,我只是想多了解她。从昨晚天空中便隐隐发出闷雷声,听起来就像是电锅在煮好...

车上用裙子挡着做H,炕上被窝里呻吟喘气声。厨房掀起岳裙子从后面进去农村顶住岳的肥臀。

虽然也可能是恶化成捷运上窥视的讨厌鬼。即使如此,我还是想多看她各种表情。与其说是好奇,我只是想多了解她。

从昨晚天空中便隐隐发出闷雷声,听起来就像是电锅在煮好食物前发出的呜咽。大概明天又会是雨天了吧。下雨的日子我很不喜欢。并不是讨厌下雨,而是雨天密度近乎百分之百的车厢里,要接近她并不容易。

突然想起来上次我要借她雨伞时,被她拒绝的事。我忍不住趴在桌上,把脸埋起来。

"妈,哥又没在读书了。"妹妹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有,我只是在思考。"话刚说完,我迅速地抬起头看向妹妹。

"干嘛?"妹妹瞪了我一眼。身为哥哥的我感觉到自己卑微的地位。

我鼓起勇气小声探问:"老妹,如果有一天下雨的时候,你没带伞……"

"这是什么心理测验吗?"

妹妹对哥哥还真是没耐性。

"不是啦!我是问,如果你没带伞,有一个不认识的男生说要借你伞,你会拿吗?"

"不会。"她的回答毫不犹豫。

"为什么?就算不认识,他也是同校的学生耶。"

"就算是同校的,还是很像变态。"妹妹转过身没多久,又转回头问:"哥,那个变态就是你吧。"

"才不是!"我大声驳斥,觉得自己耳根发烫。

"因为不认识,所以很奇怪。只要认识了不就好了吗?"

"认识……"我提起笔写下这两个字,不经意望向一旁的书柜。

我想起她每日在车上认真盯着书的表情,如果我跟她做出一样的举动,她是不是会愿意给我多一点注意?

隔天早上,不出我所料,天空果然下雨了,当我抵达捷运站时,姚可洛已经站定位,一如往常地看书,背后依旧垂着一条长马尾。除了书以外,她对其他事物毫不关心。

我站到队伍最后方,往前数我和她之间整整差了六个人,于是我拿出预先准备好的书。

列车进站,等到下车的人离开后,一群人挤进空间所剩不多的车厢内。

"抱歉,借我过一下。"我努力闪过乘客的手机和雨伞挤到姚可洛身旁。

她抬起头瞄了我一眼。我确信她注意到我了。

"我发现你总是在车上看书。"我说。说完后才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很不自然,比平时高了几个音阶。

她再次抬起头并说:"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是啊。"我边回答边点头。

她瞄了一眼我手中的书,淡然地说:"你平常根本没在车上看书的习惯吧。"

我尴尬地笑了笑。

"为什么你总是一直看书?"我又问。

她的目光在书面上的同一个位置停留了三秒,我本来以为她不会回答,但她最后还是开口了:"因为我喜欢看书。"

"哈哈,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你这么说?"她抬头看向我,眉头微蹙。

我愣了一会儿,注意到自己刚才的回答似乎惹她不高兴。既然如此我只好赌一把,我说道:"因为你长达一个月都是拿同一本书,如果你真的喜欢看书,你会马上把书看完,手上的书会经常更换。"

姚可洛瞪大眼看着我说:"怎样,是想当侦探吗?"

"意思是我的话是对的吧。"

"是又怎样?"她停了一拍才回答。

"我并没有要拆你台的意思,只是想……"

"想什么?"她继续看着我。

虽然她看着我,我很高兴但是此刻我开始紧张得说不出话,感觉心脏剧烈跳动,身体因此微微晃动。

要怎么回她才不会被讨厌。我着急地想着。

我抓了抓头发,傻笑着说:"啊,你想想嘛!我跟你是同学,既然都搭同班车,早上一起聊聊也没什么不好。"

"为什么?"

"为什么……嗯,早上起床的时候不都会很不想跟别人说话吗?然后到学校后,脸就会很臭,最后一整天就会心情很不好。但要是有人先在到学校前跟自己聊聊话,心情就会比较好吧。"虽然是我真心的想法,但我说得有些心虚。

"你的话有点矛盾,要是早起不想跟别人说话,那为什么在捷运上就会想说话?"

"嗯……你说得有道理。"

我怎么投降得这么快?

当我对自己愚蠢的程度感到惊讶时,我注意到她嘴角扬起,那是获胜时得意的笑容。

"而且我又不认识你,你要我跟你聊什么?"

广播声响起,列车已经抵达离学校最近的车站。

我灵机一动,回答道:"那么就来聊读书心得好了。"

"读书心得?"

"嗯,交换读书心得。"我拿起她手中的书,并把我的书塞到她手中,然后快速冲下车。

"喂!江、江弘睿!"

不知道是不是我幻听,她似乎叫了我的名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