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黑又肥的60岁岳 白洁抬起大腿配合祁建

在上学的途中─"小珊,听说萧文华向你表白了!"蔡新堂一脸暧昧笑嘻嘻地问着江怡珊。"诶诶诶!小堂、小堂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江怡珊有些惊慌失措地回答着。由于蔡新堂和江怡珊他们两人家离的很近,所以从小学开始,两人都会结伴上下学。"我、我哪有啊!...

在上学的途中─

"小珊,听说萧文华向你表白了!"蔡新堂一脸暧昧笑嘻嘻地问着江怡珊。

"诶诶诶!小堂、小堂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江怡珊有些惊慌失措地回答着。

由于蔡新堂和江怡珊他们两人家离的很近,所以从小学开始,两人都会结伴上下学。

"我、我哪有啊!我哪有什么喜欢的人,你可别乱说!""哈哈哈!我就是知道啊!而且萧文华还叫我帮他在你面前多讲讲他的好话呢!"

"所以你打算帮他吗?"江怡珊说句话的同时,看起来似乎有些担心。

"嗯,当然要帮啊!他是我的好朋友嘛!"蔡新堂笑嘻嘻地说着。

"这样啊。"江怡珊有些失望地说着。

"干嘛啊!一付愁眉苦脸的样子,萧文华没什么不好的啊!人帅又聪明,运动神经也不错,我们学校里很多女生都很喜欢他吔!真搞不懂你为什么会拒绝他?"

"没什么啊!就不喜欢啊!"

蔡新堂突然凑近了江怡珊的脸庞,直盯着江怡珊瞧。

"你、你干嘛啊!突然靠这么近!"

"我又没有怎样只是位子脏了,扫一扫就好了,更何况我又没有受伤。""难道小珊你有喜欢的人了!"

"诶!"江怡珊的脸瞬间涨红,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我、我"

"喔─喔─!看你的样子你应该是有喜欢的人了!"

"我、我哪有啊!我哪有什么喜欢的人,你可别乱说!"

"是吗?"蔡新堂一脸不太相信地说着。

两人步行了一段路后,江怡珊突然对着蔡新堂说:"喂!小堂我问你喔。"

"嗯怎么了吗?"

"如果我是说如果喔!如果有一天,我告诉你,我有喜欢的人了,你会怎么办?"江怡珊看着蔡新堂,露出了期待的眼神。

蔡新堂不假思索,直接回答说:"当然是替你高兴啊!"

"是喔!"很显然地这并不是江怡珊想要的答案。

"不过呢。"

"不过什么?"听到蔡新堂还有话要说,江怡珊的脸上露出了一线希望。

"我会把你的个性啊,优、缺点什么的,全都告诉那个人,好让那个人有心理准备,知道“江怡珊”不是个好搞的人!"

"咦!什么啊!讲得我好像是个难相处的人!"

"你会问这样的问题照这么说来你是真的有喜欢的人啰!"

"我、我!"

"不管你喜欢谁,我都相信你的眼光,到时候你交了男朋友,我和“林靖萱”也开始顺利交往,我们两对情侣就可以一起出去玩了!"蔡新堂开心地说着他自己的梦想。

听到"林靖萱"的名字,江怡珊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但立即恢复成回来的表情;她知道蔡新堂一直单恋着林靖萱;她并不是讨厌林靖萱,而是因为她知道一向高高在上、大小姐脾气的林靖萱根本不会喜欢蔡新堂,甚至是瞧不起穷人家小孩的蔡新堂;而蔡新堂却是一头热地喜欢着林靖萱,甚至已经打算向林靖萱告白。

两人走进了教室,到了江怡珊的座位前,他们两人不禁傻了,因为江怡珊的桌面上被人用粉笔写了"丑八怪"这三个字。

"啧!"蔡新堂眉头一皱,大声吼着说:"是谁?谁这么无聊在别人的桌子上写字!"

已经先到教室的同学们,面面相觑着,没有一个人承认是自己做的。

蔡新堂怒目看着班上的同学说:"没有人承认吗?"

这时班长王美惠走了过来,说:"蔡新堂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现在是早自习时间,你这样会吵到同学们安静自习。"

蔡新堂手指了指江怡珊的桌子,说:"你自己看。"

王美惠顺着蔡新堂的手指往江怡珊的桌子一看,惊呼着:"怎么会这样!"

"你看到这情况会不会生气!"蔡新堂气呼呼地说着。

"是会觉得不舒服啦,但是这件事请交给我处理,毕竟我是班长,所以蔡新堂请你先回座位上去,不要吵到其他的同学,好吗?"

"不行,我一定要现在就要把凶手给找出来!"

王美惠有些为难的说:"不好吧!这个时间大家都在自习,而且等等就要去操场集合开周会了不然这样好了,周会完的第一堂课是班会时间,到时候我再来问看看到底是谁做的。"

蔡新堂摇着头,显然是不接受王美惠的提议。

"小堂,算了啦!不要让班长为难了!"江怡珊突然插嘴说着。"我想这也不是有什么恶意的恶作剧,大概是同学一时兴起的恶作剧罢了。"

蔡新堂叹了一口气说:"小珊你啊,就是这么善良,这明明就已经是辱骂性字眼了,你还认为对方没有恶意,我真是服了你了。"

"哈哈!没关系啦,桌子擦一擦就好了,反正我人又没有怎样。"

"那好吧,你都这么说,我还能说什么。"蔡新堂无奈地说着。

蔡新堂有时候会觉得江怡珊太过于善良,所以常常会被人欺负,也是因为这样,每次只要有人在欺负江怡珊时,他就会替江怡珊出头抱不平。

蔡新堂走回了自己的座位,放下了书包,拿起了抺布,帮江怡珊把她的桌子擦得干干净净地。

接下来开班会的时候,王美惠把这件事在班会上提了出来,并希望恶作剧的同学能够自己自首,并向江怡珊道歉,但是班上却没有任何人承认自己是凶手,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王美惠只能告诫班上的同学不要在作这种无聊的恶作剧。但是,并没效果,接下来的日子,对江怡珊的恶作剧反而更变本加厉。

再加上江怡珊息事宁人的态度,让对她恶作剧的人似乎愈来愈多,这或许是人类的劣根性,当受害者不反抗时,只会引来更多的加害者,最后演变成集体霸凌的状况。

这一天,江怡珊清扫着自己座位周围的垃圾,班上的同学又把垃圾桶的垃圾倒在她的座位上了。

看着每天被欺负的江怡珊,蔡新堂再也按奈不住情绪,对着班上的同学大吼着说:"喂──!你们可别太过份了,小珊是哪里惹你们了,你们每天都这样欺负她。"蔡新堂怒目地看着班上的同学。

但是班上的同学没有半个人回答,每个人脸上都是一付无所谓的样子;看到同学们的反应,让蔡新堂更加火大了。

"你们这些混蛋──!"蔡新堂怒吼着

暴怒的蔡新堂举起椅子准备往讲台上丢,但这时江怡珊冲了过来,一把拉住了蔡新堂的手说:"小堂,你不要这样,如果等一下不小心伤到同学怎么办?"

"你就是这样,这些人每天都欺负你,你还担心他们会受伤,你到底是怎么搞的啊!"蔡新堂厉声地说着。

"我又没有怎样只是位子脏了,扫一扫就好了,更何况我又没有受伤。"

"还说没有受伤!上次不是有人推你下楼吗?你却坚持是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

"我我是自己摔下去。"

"你还说谎──,明明其他班级的同学们就有看到,你还帮这些混蛋说话!"

从未看过蔡新堂生这么大气的江怡珊吓到了,眼珠在眼眶里打转,嗫嚅地说:"对、对不起小堂你不要生气嘛?"

"你干嘛道歉,这又不是你的错,你干嘛道歉!"

"对不起!"慌张的江怡珊,不禁脱口而出又道歉了一次。

"你干嘛又道歉啊!"

"我我!"

这时萧文华走了过来,对着蔡新堂说:"新堂你用不着这么生气,江怡珊只是比较善良一点,她不想波及到其他无辜的同学。"

"所以呢!"

"这件事交给我吧!我上台跟班上同学讲一下,讲他们不要再欺负江怡珊。"

"哼!随便你,我不想再理这个笨蛋了!"蔡新堂说完之后,拖着椅子头也不回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听到蔡新堂这么说,江怡珊的心都凉了,从蔡新堂的表情来看,她知道蔡新堂是认真的,而萧文华也如他自己所言,站上讲台请班上同学们不要在欺负江怡珊,但对江怡珊来说,最大的霸凌是蔡新堂不再理自己的这件事。

接下来的日子里,对江怡珊身体上的霸凌真的减少了,但是取而代之的是语言、精神上的霸凌,班上开始流传着关于江怡珊的不实谣言。

"你看、你看,那个人就是三班的江怡珊吔!听说是个花痴喔!"

"听说她为了跟萧文华在一起,把前男友给甩了吔!"

"还有、还有听说她已经跟很多男生发生过关系了!"

"她在外头还有在援交喔!"

"真的、假的!好可怕喔!没想到我们学校的学生有人在做这种事!"

各种光怪陆离的谣言传遍了整个校园,学校的老师们也为了这些谣言找了江怡珊好几次。

但是,这些关于中伤她的谣言,她并不在意,她心里最在意的是。

蔡新堂朝着她走了过来,江怡珊鼓起了勇气,准备开口喊住蔡新堂,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说:"小!咦!"

蔡新堂无视她的存在,直接从她的身旁走了过去。

江怡珊低下了头,眼眶忍住了泪水,不让泪水流下来;自从那一天之后,蔡新堂真的不再理江会怡珊了,不仅没有交谈,蔡新堂还直接把江怡珊当作是透明人一样,完全地忽视她,这让江怡珊很心痛。

在某一个下午的扫除时间──

"新堂,我问你一件事!"手中拿着扫把的萧文华问着。

"干嘛?什么事?"

两人在开学时被分配到同一个扫除区域,常常在扫除时间聊天。

"你不是喜欢林靖萱吗?"

"咦!你怎么、怎么会问这个问题?"蔡新堂慌张地说着。

"喔─喔!看你的反应就知道一定是了!"

蔡新堂尴尬地说:"呃呃这个吗!嘿嘿!"

"你不打算向她表白吗?"萧文华问着。

"是有想过啦可是!"蔡新堂的态度显得犹豫不决。

"可是什么?你怕被拒绝吗?这么胆小啊!哈哈!"萧文华嘲笑着蔡新堂。

"笑什么笑啊!谁胆小啦,告白就告白,有什么好怕的!"

"哈哈!我不是故意要取笑你,我只是觉得只要喜欢就去追啊!如果你告白的话,至少还有机会,但是如果没有告白的话,你一点机会都没有!"

蔡新堂点着头,认为萧文华说得很有道理。

"就像我对江怡珊告白一样,虽然被拒绝了,但至少我试过了。"

"小珊啊。"蔡新堂低声地嘀咕了一声。

"嗯?!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啊!没什么、没什么!我自言自语罢了!嘿、嘿。"

"这样啊!你打算什么时候告白,我可以帮你约林靖萱出来!"

在蔡新堂的认知里,他认为萧文华和林靖萱她们那一群女生很要好,面露喜色地说:"真的吗?等我计划好了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到时候可要请你帮忙啰!"

"好啊!当然没问题,毕竟我们是好朋友嘛!"萧文华爽快地答应着。

扫除时间后就是放学时间了,蔡新堂独自一个人走出了校门,他已经好一阵子没跟江怡珊结伴而行了;他并不是还在生江怡珊的气,他只是认为江怡珊实在是太过于软弱,很容易被人欺负;他检讨着自己,认为是自己太过于保护江怡珊,导致江怡珊没有办法坚强起来,所以他想趁着这次的机会,好好地锻炼江怡珊,希望她在没有自己的情况下,能够让她的个性变得坚强一点。

蔡新堂虽然是这么打算,但是他心里还是放心不下江怡珊,于是他拜托了王子豪,在这段时间,多关心、注意一下江怡珊,而自己表面上依然装作对江怡珊冷漠。

很快地,蔡新堂拟定好了告白计划,他将这个计划告诉了萧文华,萧文华也依他所承诺蔡新堂的事,帮蔡新堂约了林靖萱,好让蔡新堂向林靖萱表白。

约定告白的日子到了,林靖萱也依照约定前往蔡新堂指定的地方;看到林靖萱依约前来,蔡新堂满心欢喜,认为自己有机会可以告白成功,能和自己心仪的对象交往,但是,事与愿违,蔡新堂失败了,不仅被拒绝,还被狠狠地羞辱了一顿;就如同江怡珊所说的一样,千金大小姐的林靖萱,怎么可能会喜欢蔡新堂,不只是不喜欢,根本就是瞧不起穷人家小孩的蔡新堂。

第二天,蔡新堂向林靖萱表白的事情马上就在班上传开了,蔡新堂一进教室时,立即遭受到无情的嘲笑和羞辱,他心里很明白,这件事一定是林靖萱传出去给班上同学知道,并且把他当作是笑话看待;但是蔡新堂并不责怪林靖萱,因为是自己一厢情愿,自作自受罢了。

原本告白失败就很失落的蔡新堂,再加上同学们的嘲笑,让他觉得很难堪。

"如果让小珊知道了,大概会被她笑死吧!"蔡新堂的心里冒出了这一句话。

他下意识的往江怡珊的座位看了过去,"咦?!小珊还没来学校吗?是迟到吗?"蔡新堂的心里虽然是这样想,但是他仍然感到疑惑,因为江怡珊是个很有时间观念的人,从小学到现在,江怡珊没有上学迟到的记录。

第一节课过去了,第二节课过去了,江怡珊仍然还没有来学校。

蔡新堂觉得很奇怪,因为江怡珊上学从来都没有迟到过,更何况两节课都已经过去了,人还没有到学校,这根本已经是旷课了。

"阿豪,小珊今天怎么没来?"

王子豪摇了摇头说:"我也不晓得?"

"是喔!她该不会今天请假吧!"

虽然蔡新堂这样猜测着,但是他的心里有着一股不安的感觉。

到第四节课,江怡珊仍然还没有来学校,而这一堂课是班导师的课,但是过了快半堂课的时间,班导师却还没有进教室来上课;蔡新堂心里那股不安的感觉愈来愈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