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做错一题插一下_翁与小莹第九部19章小说

"5,4,3,2,1――Action!"在康导一声令下,扮演盲眼女主角的温柔从泳池旁站起身,左右张望,一脸惊慌的表情。"谁?是谁在那边?为什么不说话?"温柔念着她的台词。温柔强睁着双眼,在不怎么清澈的池水中拍动池水溅起水花。根据剧本的描述,...

"5,4,3,2,1――Action!"

在康导一声令下,扮演盲眼女主角的温柔从泳池旁站起身,左右张望,一脸惊慌的表情。

"谁?是谁在那边?为什么不说话?"温柔念着她的台词。

温柔强睁着双眼,在不怎么清澈的池水中拍动池水溅起水花。根据剧本的描述,这场戏是在讲贵公子般的男主角爱上了贫穷善良的盲眼女主角,被一心想得到男主角垂怜的女配角知道后,假冒男主角之名,约女主角在家中私人游泳池相会,本想借机制造意外,却反而让男主角正巧来个英雄救美。

温柔一边做着心慌表情,一边谨慎地记走位,算好步伐慢慢往泳池走近。

镜头中,女主角的鞋被勾住,不小心掉了一只,脚才一滑,整个人便顺势跌入了泳池里。

"哇啊……"温柔奋力挥动双手,很努力地做出在水中挣扎的样子。

"救、救命……咕噜噜……救命呀!救命!"她睁着双眼,慌乱望着前方的眼神显得无神且没有焦距。老实说,演盲人真的很辛苦,平常惯性的动作全不能在镜头前流露出来。

要不是因为遇上了教戏出名的康导,温柔可能才刚开拍就想放弃了吧!

帅气的男主角一纵身,宛如天神降临似的跃入泳池,一把握住温柔在慌乱中舞动的手。

"……"俩人喘着气,从水中探出头来。

"Cut!"康导忽然喊停,所有工作人员的动作也随之停下。

康辛禾起身离开导演椅,踱向泳池边,倾身低头朝泡在水中的人说道:"不对,温柔,这里你情绪转换的层次还不够,失足掉下去以后的感觉要先惊慌,再来是不知所措,接着才会出现无助又害怕的表情。"

温柔仰着脸,认真听取康导的训话,她的两颊不知是闷在水中憋气造成的胀红,还是被康导停下来点名所引起的羞赧,听完后,很认真地点点头。

"对了,还有……"康辛禾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温柔。

导演的话还没继续,温柔身旁的帅哥男主角倒先开口了:"康导,你也觉得刚才我抓住温柔,要把她抱在怀里那段怪怪的,不太自然对吧?"

"嗯,"康导应了声,视线略过男主角,直接落在温柔的脸上。"你的手刚被握住的时候,会先犹疑一下,等确定了对方是谁,身体重心要很自然地靠在他身上。"

一听到这儿,温柔脸上的潮红更明显了。

"要了解,这场戏不单只是落水后的英雄救美,更是女主角确定对方在自己心中重要性的关键时刻,温柔,你明白了吗?"

"嗯,是的,明白。"

之后又重拍了一遍,但两人在水中相拥的窘况并没有改善多少,温柔还是放不太开,在面对男主角的亲密碰触时,肢体和表情都明显变得僵硬。

康导皱起眉,忍不住又喊了一次:"Cut!不行,还是不够自然!"

天气很炎热,所有工作人员都被操得很惨,这回又是因为自己演不好而NG,温柔的眼眶微微湿润了,但她强忍着没哭出来,垂下头满是愧疚。

康辛禾导戏从不骂演员,总把演员们全当学生在教,有的用情绪引导,有的则直接现场示范。

"来,我陪你一起练练看。"他原本坐在池边,话一讲完就跳下水,游到温柔身旁。

泳池中的水其实并不很深,200公分的泳池深度,水只放到150公分,目的就是为了让演员都能安心踩到底。

康导和温柔一起浸在池水中,他一把拉住她沉了进去,在水中,她可以清楚感觉到康导抓住自己手时的温度和触感。

那感觉……触动着她敏感的神经,她的心差点漏跳了一拍!温柔原本紧绷的情绪获得了释放,脸上表情也渐渐放松、柔和了。

"对了,就是这种感觉,等一下也要记得喔。"康导一面鼓励,又继续伸长手臂将温柔揽入胸膛前,他的动作流畅而优雅,比帅气男主角还更像主角。

康导的手离开她的腰,近乎低呢似的对温柔说道:"不要怕衣服湿了在镜头前会穿帮,也不要担心男主角可能乘机吃豆腐,这些事情在我的视线底下绝不可能发生,你什么都别多想,专心把戏演好就行了。"

温柔吃惊地抬起头,没想到……他竟猜中了她内心的不安。

"对不起,我太不专心了。"温柔向他道歉,心中暗暗发誓等会儿一定要好好表现,再不能失误拖累大家的进度了。

康导没再多说什么,只朝她鼓励地抿唇笑了笑。

"OK,好,准备重来!5,4,3,2,1――Action!"一切重新就绪,镜头画面就从温柔落水后的那一瞬开始接――

"哇啊……"她舞动双手,认真演出盲眼女主角在水中挣扎的惊慌。

温柔强睁着双眼,在不怎么清澈的池水中拍动池水溅起水花。

"唔……救、救命……"张开嘴讲台词时,她甚至真的吞了些水被呛到了,表情非常逼真生动。"咳咳……救、救命!咕噜咕噜……"

水中的浮尘弄痛了温柔的眼睛,她硬撑着,但实在太不舒服了,才稍微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眼前原本模糊的水底却忽然变得好清晰!

是临时放下来的假道具吗?

才不过一阖眼的几秒之间,身边几时多出了这些杂乱水草?惨绿的水草全像一只只伸长了的手臂,扭曲着朝她扑过来――――

"啊!救命呀!救、救命……"她慌张叫道,奋地将脸仰起露出水面。

"导演,温柔脸色都白了,要不要喊暂停?"一旁的副导大赖问道。

"不用,不觉得这次演得最棒吗?喊Cut的话,等一下情绪就不连贯了。"

康导聚精会神盯着面前的小萤幕,好几台摄影机同时在捕捉温柔落水的这场重头戏,温柔在镜头里慌张求救的失控表情牵动了每个人的情绪,现场所有人都觉得这段演得非常精彩,她完全投入在角色当中。

但泳池里的温柔,却像是做了一场最恐怖的恶梦!

原本才150公分的池水深度却莫名其妙地将她完全困在水中。疯狂扭动的可怕水草越靠越近,将她包围住了,温柔转头一瞥,惨绿的水草竟真像无数只魔手缠上她的身体。

湿黏黏的触碰着她,缠上她赤裸的脚踝,缠上她的双手,缠上她的脖子……

"唔……"她快不能呼吸了,脖子像被掐住,想叫也叫不出声。"救、救……赶快来救……"

救命……

温柔听见有人像在呼应她,也缓缓发出求救的讯息。

"咳咳、咳咳……救命……咕噜咕噜……"她眼前一片昏,窒息般的压迫感已让她出现晕眩了。

救命,救命,救命啊……

不属于温柔的求救声,仍在她耳边盘旋,那呼救声听起来缥缈虚幻,但又很真实的出现在她耳朵里。

温柔惧怕地睁着双眼,挣扎着寻找回应她的求救声。

一低头,发现一张跟那水草同样惨绿的女人脸孔正倚在她的脚踝边,才一跟温柔的眼神对望到,竟悄然绽开唇,笑笑的嘴巴里伸出了黑色的长舌头。

"啊!!!救……救命呀!游泳池里头有……有鬼!"

*****

晚上。

几个大男人泡在冷泉池里,有一句没一句讨论着白天拍剧时发生的状况。

小赖把毛巾绑在头上,边抓背边讲:"到底是哪个王八蛋的恶作剧啊?干嘛扔颗假头在游泳池里面!害人家温柔被吓到都快要去收惊了!真是没天良!"

瞧他义愤填膺的,怜香惜玉的不得了,一副很想冲出去把妹的表情。大赖拿起木水瓢,往小赖的"毛巾头"敲下去。

"喔!这颗是真的头,会痛耶!"

"不痛干嘛要K?还敢在这边鬼吼鬼叫,要不是你没盯好场,哪个道具组的家伙敢随便乱放东西?真不知道留你在我们剧组要干嘛?"大赖没好气的说。

小赖瘪起嘴,瞪住自己老哥,伸手去摸被K痛的头。

"哪没盯啊,我整场都巡过了才跟康导打Pass的好不好!不过,还真奇怪,之前拍了几遍,也没拍到那颗头啊,怎么偏偏就是大家都觉得演得最棒的那次出问题?哇噻!原来……她是真被吓到了,不是在演假的。"

大赖转过头,望向身旁若有所思的康辛禾,认真问道:"导演,明天开工前要不要先拜一拜?会不会真有“大哥大姐”在闹着玩?"他不禁联想到,之前在乔恩瑛身上发生的怪事,感觉真的不太对劲。

一旁的康辛禾揭开盖在自己脸上的湿毛巾,睁开眼,眉头轻皱,满脸想解开谜题的表情。"你们还记不记得,温柔被救起后,嘴里一直在哭喊着什么?"

闻言,大赖望了望小赖,小赖耸了耸肩,猛摇头。

那时候现场乱成一团,女主角忽然像中邪似的又哭又叫,双手不断挥舞,连跳下去要抱她上来的工作人员都被抓到受伤。

当时,整个状况根本完全失控,谁也没料到柔情甜美的女主角会歇斯底里的尖叫有鬼!镜头里的爱情偶像剧当场变成了惊悚片在演。

迟疑许久,大赖才慢慢回应:"我只记得,她好像一直在说水里有鬼。"

整个晚上,康辛禾都在回想温柔哭得肝肠寸断时抽咽着讲的话。努力地想从片段的搜寻中,拼凑出白天她到底在游泳池里发生了什么事。

"除了这句之外,我记得没错的话,她还提到有很多水草缠在她身上,像一堆手一样拉住她的手脚、掐住她脖子。"康导说。

"水草……"小赖搔搔头,满脸狐疑。"可是我下去检查时,没看到什么水草啊,除了那颗塑胶道具头,就只剩下她在挣扎时松掉的一只鞋子而已。"

"我先前下水教戏的时候,也没有看到她说的那些水草。"康导也证实道。

"啊!我想到了!"大赖忽地拍了下冷泉水,大声嚷道:"温柔边哭好像还边指着那颗假头,说在水里看到女鬼张开嘴对她笑,还伸出黑色的长舌头吓她!"

话才方歇,三人都蓦地怔住,呆愣了老半天。

"小赖,你记得那颗道具头的样子吗?"康导问。

"呃,记得啊,就那种很普通的猪脸造型,可以直接套在演员头上的道具。"

康导用他理性的头脑一句句分析,"照理来说,那种猪造型的假头,不管是谁看到,应该都会觉得很耍宝很搞笑才对,但温柔却居然被吓到情绪崩溃?"

"嗯,有道理,想一想那猪头也蛮无辜的。"小赖跟着附和。

"还有一点也很奇怪,"康导继续将他理出的思绪逐条提出来讨论。"那道具头的表情是噘着猪嘴,并不是张开了在笑,根本也没缝隙,怎么可能伸得出一条看起来像长舌头的黑色怪东西呢?"

"后!康导!别再讲了,我被你吓到毛都竖起来了啦!"小赖哇哇叫,匆匆跃出冷水池,转身就往另一边的热水池跳。

大赖抖了抖,拽起毛巾遮住重要部位,也跟着一块儿奔向热水池。

"康导,我刚才的提议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明天叫所有人先拜一拜好不好?要不然,心里还真毛毛的耶。"大赖半躺在池子边,周身的热水不断吐着白烟。

"唔,让我想一想。"康导闭目养神,和大赖同一个姿势躺靠着。

忽地,他感到耳边吹来一阵湿凉凉的风……

寒凉的温度很真实,甚至还有吐气声,像是对着他耳朵在吹气似的。康导倏地睁开眼,左右张望一番,检查是不是那两兄弟在恶作剧?

但大赖和小赖根本没在他身边,他们好端端地窝在另一个浴池。冷水池距离他这边起码2公尺,踩在潮湿的地面上来回跑,绝不可能没有半点声。

温热的泉水洗去满身疲惫,康导忍不住又再阖上眼,想好好休息片刻。然而,吹气声并未停止,其中还夹杂着丝丝嬉笑。

呼……呼……嘻嘻!能在一起,好幸福……

四周的空气越来越冷,寒意从康辛禾的脚底升起来,一路蔓延上身,没多久,他浑身上下冷得直发颤,但,手脚却莫名其妙地不听使唤了!居然冻僵到动都没法动的地步!

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在胡思乱想,他甚至觉得冷泉水已快淹过他的脸!冷意窜得飞快,这下子,他心里才真发毛了。

两眼一睁开,连忙低下头――

天哪!没想到,池水里居然有一双惨绿色的手正在抚摸他!

腐烂的双手泡在水中,像又被脱了一层皮似的,薄如纸片的烂肉一块块斑剥,不经意地散落在康辛禾被抚摸过的身体上。十根指头肆意舞动着,温柔地抚摸,轻滑过他胸前赤裸的肌肤。

"……"康辛禾惊愕不已,想叫却叫不出声。

这时他想起温柔说过的"鬼手"!该不会现在碰到的"这个"就是!?

那双腐烂见骨的手碰触在他身上的节奏,像极了正在弹奏钢琴,时而轻缓,时而沉重,每一下碰触,都激起了无数涟漪。

当"鬼手"抚摸到他心窝处时,却忽然狠狠地一把掏了进去――――

"哇啊――――"他几乎喊到破嗓了。

"康导!康导!你怎么啦?别吓我们喔!"大赖小赖冲上前摇醒他。

康辛禾抬起头,只看到赖家两兄弟正担心不已的紧盯住他的脸。

"鬼手"呢?他急忙往自己胸前瞧,但水里除了一条蔽体的白毛巾以外啥也没有,更别提那一块块彷佛曾剥落在他身上的腐肉了。

"你们……刚才有看见什么吗?"康导问。

"看到什么?在哪里?喔,我怕鬼,别吓我了啦!"小赖苦着脸唉叫道。

〈未完待续~〉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