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壮的公么征服我厨房 炕上的喘息呻吟此起彼伏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厨房,炕上的喘息呻吟此起彼伏。公息肉吊粗大爽小莹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与夜莺在一起的日子,克哲压力挺大,他一直在等着隼的出现,不过事与愿违,他至今仍未见过隼。隼的神秘,让他不由得怀疑起夜莺,偏偏夜莺从未出现可疑迹象,每天都...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厨房,炕上的喘息呻吟此起彼伏。公息肉吊粗大爽小莹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

与夜莺在一起的日子,克哲压力挺大,他一直在等着隼的出现,不过事与愿违,他至今仍未见过隼。隼的神秘,让他不由得怀疑起夜莺,偏偏夜莺从未出现可疑迹象,每天都一如往常,安分守己。

克哲对于无法掌握的事实特别没安全感,他反而希望夜莺对他出手,如此一来,他就不必过着猜疑的日子。

小雅这几天也过得很不快乐,她感觉自己像个婢女,必须去服侍夜莺,伺候夜莺睡觉。幸好夜莺是夜行性动物,晚上不会与克哲同睡一室,往往是克哲与小雅要就寝,夜莺便会识相地到外头守门,而他两人起床时,就是夜莺休息的时候,这样的生活模式,使小雅勉强可以接受三人行,虽然心里头还是挺不舒服。

又是一天的开始,克哲准备出门猎食,他让小雅待在洞穴附近照顾夜莺。小雅和往常一样任性,缠着克哲不放,试着让克哲明白她的感受。不过她还是失望了,克哲没有搭理她,只是要求她识大体。

小雅没办法,叹了一口气,同意乖乖听话。她怕克哲真的生气,会在一怒之下抛弃她。

克哲转身走了,他得在十二个小时内凑齐三人份的食物,这使得他的工作量加倍,再加上晚上必须提防夜莺,没睡好的情况下,体力更是不堪负荷。

经过小雅每天早上的固定一闹,克哲发觉自己的脾气比前阵子焦躁,甚至曾经打算过要把小雅赶走,他厌倦了每天都得安抚小雅。

他想起夜莺曾说过的话,没有实力的朋友只会拖累自己,拥有实力的朋友才能互相茁壮。一瞬间,克哲迷惘了。他想着,如果今天的小雅有两对翅膀,就算不能与他的三对翅膀相比,至少在猎食方面不成问题。那么,小雅也可以出来狩猎,他就不用这么累了。

一星期工作七天,连个周六、日都不得闲,就算只有一天,他也希望有人可以帮忙分担任务,让他好好休息一下。他的脑海浮现了夜莺的影像,暗自考量着,是否该放弃对她的成见。

小雅不是个后知后觉的女孩,她坐在穴外一颗石头上沉思,这几天克哲的态度转变令她伤心至极。是不是变心了呢?或者厌倦照顾她了?一连串的自我否定在心中成型。

她得尽快长出第二对翅膀才行。

虽然克哲与夜莺都没提,不过她能从自己与克哲、夜莺的差异了解到,翅膀越多,实力越强。可是克哲近日带回的食物依旧只有人面鼠,或者一些奇怪的小型生物,最大的一只,体型不过才一只猫左右。最糟糕的一点是,这些食物得三个人分,她又不敢向克哲要求吃更多。

想着,小雅决定自己去觅食,偷偷找东西填肚子。她侧耳听了一下洞穴里的动静,夜莺睡得很沉,里面没有半点声响。依照她的经验,夜莺不到傍晚是不会醒的,而克哲才刚出发,少说也要半天才会回来。

因为克哲不喜欢一直抓人面鼠,人面鼠的肉太少,一个人要吃五只才有饱足感。所以他会在有限时间内尽可能去找其他生物,除非找不到,克哲才会在黄昏时去捕捉人面鼠充数。

小雅犹豫着要不要单独行动,若是被夜莺或克哲发现她没善尽职守,下场很难预料。与克哲的感情,说不定会因此产生裂缝。

但自己去找食物进化,已是她唯一的自救方式。小雅拔了一些草,堆上挡住穴口的蕨类植物,让穴口更难被发现,能有更佳的隐蔽效果。

揣着忐忑的心情,她第一次独自行动。

往林子深处走出,小雅可以说是漫无目的地寻找食物。不知走了多久,她下意识来到海边。远远的,便可以看见那艘废船。

小雅想起许多来到荒岛前的回忆,虽然朦胧且遥远,甚至有一些事她都不确定是梦还是现实。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唇,她已经忘了克哲吻她的感觉,究竟克哲有没有吻过她,更是一个谜样的印象。

她往船边走去,甲板上已经发霉,铁制的栏杆也生锈得不堪使用,看来支撑不了一个人的重量,上船随时有踩空受伤的危险。

小雅没冒这个险,绕着卡住船身的礁石走了几圈,她猜想里面的同学若不是逃了,便是全数患难。她皱起眉头,放弃对同学下手的念头,虽然人类是最滋补的食物。

她爬上礁岩,打算另觅出路,身边却传来奇怪的水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水里爬了出来。小雅连忙回头,还以为水声是躲起来的同学引起的。可是她张望了一阵,身后却是空无一物。

她不由得纳闷,一会儿,决定引蛇出洞。小雅放柔了音调,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无害:"是谁?是不是大雄?"

等了好一会儿,依旧没有回应,小雅才失望地上岸。一看自己逗留的时间超过预期,她即刻折返洞穴。

一路上也不知是不是压力太大,小雅隐隐约约能听见奇怪的水声,时有时无、若隐若现的水声,滴答、滴答,好像没有锁紧的水龙头。

她猜想是压力导致的幻听,因为几次回头,身后并无其他异常现象。小雅迈开脚步,水声又来了,就好像她带着一把没有沥干的雨伞,水滴不断从伞上滑落,滴落的水声紧缠不休。

一会儿,她终于察觉不对劲,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她刻意放慢步伐,而身后的水声果然又出现了,因为她走的速度慢下,所以能听得特别清楚。

"谁!"小雅飞快回头,抖着声音,想起水声是从海边回来后才出现,因此敌人极有可能是从海边招惹来的。

想着,她汗毛不禁竖起,脑中浮起SA的影像,那一头巨大迅猛的海蛇!她张开翅膀,做好随时起飞的打算。非到不得已,小雅真的不想飞,只要一飞,她的擅作主张就会被克哲发现了。

小雅不敢再背对敌人,因此她改以倒退的方式走路。水声没再跟来,看来敌人已经知道自己的行迹败露。小雅暗自祈祷,希望对方能够知难而退。

就在她走了数十步左右,一道绿色影子竟从树后探出头来。

小雅倒吸口气,脚步僵在当场。对手不是SA,而是个绿色皮肤的人。一时之间,小雅无从判断眼前的究竟是猎食者或是食物,她不想失去猎食的机会,但是判断错误的代价,将会付出宝贵的生命。

几经思量,她决定见机行事。

绿色的人似乎也错愕了会儿,呆站了几秒才逼向小雅。小雅所听见的水声,正是他头发上滴下的海水。他一身湿漉,看来全身都曾浸在海水里头。皮肤泛着的颜色有点像昆布,又似捏死毛虫后手指上沾到的黏液。

小雅皱了皱眉头,一想到自己待会儿可能得吃下这样的食物,就感到食欲不振。

两人距离仅差五十余公尺时,小雅喝住对方:"站住。"说完,她忽地记起对方的身分──船员。

她记得对方的名字叫作村夫,船未出事之前,他老是喜欢在甲板上假装巧遇,借机向她搭讪。那时候,奈奈总会笑说她是铁达尼上的萝丝,村夫则是"伪杰克"。没想到奈奈会一语成签,她们所搭乘的船真的变成铁达尼,沉了,村夫也像杰克一样被海浪吞噬。所幸她是萝丝,才能逃过一劫。

"小雅。"村夫开口唤道,声音虽然难听却不失柔情,他同样没忘记小雅。

小雅尴尬地点头,不知道该交谈些什么。村夫又向她靠近了一些,小雅从他不灵活的动作可以作出初步判断,认为村夫没有攻击能力──他是食物。打定主意后,小雅对村夫善意地笑了一笑,以降低对方的戒心。

她想,即使蜕变了,但是她爱着克哲的心意却从来没有改变,所以,村夫应该还是喜欢她的,这一点可以从刚刚村夫喊她名字的语气证明。

村夫同她预料的,果然欣喜地笑了:"小雅,你还记得我吗?"

"记得,你是村夫,那位船上的船员。"她打量了村夫一会儿,关切道:"我很担心你、也很想你,幸好你没事。船出事那一天,我看见你从甲板摔进海里,还以为这一辈子都没机会看见你了。"说到这,她吐了一口气,好像心中有一块大石总算落下般轻松。

"我也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村夫的眼神放着光芒,他张开双臂作出想拥小雅入怀的姿势。

小雅直在心里喊着恶心,但又觉得村夫此举恰合她意。她大可在拥抱村夫之际,狠狠地用自己的爪子扎进村夫的体内,掏出他的心脏,这样就不用怕村夫反抗、逃跑了。她对自己的战斗力没什么信心,毕竟实战经验值是零,所以挑选这种最省事又直接的猎食方式。不过若是和村夫有身体上的接触,她会觉得自己背叛了克哲……

像个红杏出墙的妻子,小雅燃起一阵羞愧。

"小雅?"村夫的手臂张得更大了。

小雅见状,立刻投怀送抱地迎了上去,村夫欣喜若狂地紧紧搂着她的腰,小雅冷冷一笑,指上的爪子滑向村夫的心脏部份。但她还来不及动手,村夫已先下手为强!背上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小雅措手不及,她下意识惨叫一声,随之,飞快地将爪子勾进村夫体内,但却因为慌张而失了准头,只划破村夫的些许皮肉,没有伤到他的要害。

村夫一疼,对小雅的钳制不自觉松懈。小雅趁机从村夫怀里挣脱,一脸惊恐地问道:"为什么?"

她退了几步,一片翅膀因为受创而从背部脱落。她伤得不重,主要是翅膀为她承接了大部份伤害。

不能飞了,小雅惶恐不已,她不知道就算逃回穴里,又该怎么向克哲、夜莺解释自己的伤势。

"小雅,我爱你。"村夫伸手抓向小雅。

小雅急忙后退数步,眼见村夫又靠近了,她立刻转身就逃。

"不要!别靠近我。克哲,克哲……救我!克哲!"

她已然失去战斗勇气,只想留下性命与克哲相守一生,泪水不自主地奔流而下,小雅的视线转为模糊。

村夫没有放过小雅,在后头紧追不舍,两人的距离逐渐拉近,忽地!村夫纵身一扑,一把将前方的小雅扑倒在地。他压在小雅身上,双手掐住她的脖子。

小雅无法呼吸,纤细的十指嵌进村夫的手臂,胡乱抓着。村夫没有放手,反而更加使劲地掐住。

片刻,缺氧的小雅慢慢失去力气,她瞪着村夫,眼珠子像要爆出来似地瞪着,双手还在挥动挣扎,但最后还是像枯萎的花朵一般垂向地面。

村夫一直勒着小雅的脖子,直到三分钟过去,确定小雅不会再复活,他才累得瘫坐到一边。

"你还是一样漂亮,真的,很漂亮。"村夫在她耳边轻声说着。

阖上小雅不瞑目的双眼后,村夫俯身吻上小雅仍是柔嫩的双唇。他的心情一阵激荡,梦寐以求的唇瓣与想像中的触感一样美妙。他忘情地吸吮,随后不留间隙地含住,然后咬扯下小雅的双唇。

村夫品尝这一块最精华的部位,咀嚼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咽下。肉泥顺着他的喉道滑下,彷佛是小雅吻遍他全身一般,村夫忍不住感动地浑身颤抖。

他喘着气,猜想现在的自己是否脸红得像是遇见梦中情人的初恋少男。他抬起小雅的指头含进嘴里,然后咬断。他品尝着小雅全身,吃得越久,他身上的酥麻越是明显,最后甚至于抵挡不住涌上脑门的晕眩而呻吟出来。

他猜想,这就是高潮吧--食欲与性欲达到满足的最高境界。

村夫闭上眼睛去感受一波接着一波拍打在身上的满足,他不知道是小雅的美味,或是过久的饥饿导致,只是单纯地享受着此刻的幸福。自从捡到SA遗留下的半身女孩,他就靠着那名女孩的半截身躯,饱足地度过两天,之后一直没有进食。这一回他把小雅从腰部切割成两半,上次那名女孩的内脏滋味,叫他至今还留恋不已。

"我没有骗你,我是真的很高兴可以再看见你。我知道你喜欢他,那个叫克哲的人,他也和你一起变成天使了,我什么都知道……真的,还以为再也没机会看见你了,你和他吵架了吗,怎么会一个人跑出来呢?这样很危险,你不应该这样……"他一边说,一边把小雅的双脚卸下,打算把这两只美腿留在最后食用。

不远的巢穴中,夜莺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她隐约在梦中听见有人说话,唏唏嗦嗦地不怎么清楚内容。基于对食物的渴望,她强迫自己从睡眠中爬起,恍惚了好一会儿,这才凝起精神。

倾听了洞外半晌,夜莺赫然发觉不对劲,她确实有听见说话声,但那人不是克哲,而她也没听见小雅的声音。

怎么回事?夜莺一惊,作出各种揣想。如果洞外有人,小雅应该会通知她,或者把对方干掉。除非小雅先被杀了,或者……小雅与克哲出卖她,找了帮手要趁天亮把她干掉。

战栗窜上夜莺的脑门,她恨自己引狼入室。连忙地,她钻出洞外。

正在进食的村夫一惊,没料到不远处的草丛会有动静,他即刻定睛瞧去,却发现草丛后头藏着一处洞穴,而一道黑色人影正从穴里钻出。

"是克哲!"他下意识这么想,看向支离破碎的小雅,村夫慌张地抓起一只腿就逃。

夜莺看不清楚眼前的人是谁,只能大概望见一抹绿色身影奔进林中。她没敢追,伸手遮挡近午的阳光。

她连跪带爬地来到小雅身边。小雅的五官紧绷,失去嘴唇覆盖的牙齿曝露在外。夜莺颤抖着,不是害怕不明的敌人,而是畏惧着克哲的反应……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